资讯首页 楼盘动态 本地楼市 每日成交 土拍战报 户型解析 看房日记 楼盘活动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曝光台 政策法规 商业地产

北上广深应届生需求跌破三成!874万份求职焦虑待解!

2020-04-14 来源:时代周报 点击 评论

预感研究生初试失利后,今年1月,周玥进入一家外企的公共事务部实习,并着手准备找工作。她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专业的毕业生,实习内容主要是做翻译方面的工作,每个月有3000元左右的补贴,周玥很想留下来,但实习单位不缺人。


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英语专业排名全国靠前,每年到该校招聘翻译员、教师、外贸业务员等岗位的企事业单位较多。凭借着专业自信,最初周玥的目标是,在上海找外企和五百强企业的工作。


然而,在网上投简历时,她发现自己连一些大型企业的“简历关”都没过,而且这些企业设置了专业门槛,她能投的岗位并不多。四处碰壁之后,周玥只能逐步降低要求:薪资期望从6000―8000元/月降低到4000―6000元/月,企业类型降到中型企业。


这时,周玥才意识到,找一份理想的工作并不容易。“英语专业相关的岗位已经出现缩水,1月十几号我在招聘软件上看到的岗位,都比现在多很多。”


作为今年874万普通高校毕业生之一,周玥的求职困境并非特例。2020年比去年新增40万毕业生,创下历史新高。叠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企业招聘需求锐减,“难上加难”的就业困局突然摆在这群即将走出校园的年轻人面前,担心“毕业即失业”的焦虑感持续笼罩着他们。


“挑剔”的毕业生


武汉一所985高校保险专业的毕业生王慧,去年专注于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错过了秋季校园招聘会。结果,疫情导致全国各大高校纷纷推迟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


王慧不得不做两手准备:一边准备研究生复试,一边开始找工作。在投递了上百封简历,面试了十余家公司后,一心想从事金融行业的王慧,终于获得了上海一家保险公司的工作机会。但她正在犹豫要不要与该公司签约,“工作岗位很喜欢,但是底薪太低,又没有任何房补、餐补。”


即将入职一家央企的李毅,求职之路也并不如意。他是华南理工大学硕士毕业生,学的是新闻专业,兴趣却在金融领域。他所青睐的金融企业认为,他的专业缺乏竞争力,而且当下金融业人才的供给远大于需求。


在投了上百来份简历,面试了二十多家公司之后,尽管李毅已经拿到了6个工作机会,但他都不满意。在他举棋不定时,偶然收到了某国有行总行递来的橄榄枝。这家央企提供的岗位是,企业经营管理和企业文化。最终,他与这家央企成功签约。


收到一个或多个工作机会,拒绝签约,然后重新找工作,直到获得最理想的工作,这成为不少高校毕业生的惯常做法。高收入、稳定往往是他们对理想工作的定义。4月10日,猎聘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0应届毕业生春招求职报告》显示,2020年应届毕业生在选择工作最关键的因素中,“收入”和“稳定”排在前两位。


“高校毕业生的就业难,并不是指他们无法找到工作,而是无法快速找到匹配其需求的好工作。”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一针见血地指出。


《2020应届生春招趋势报告》则显示,2020届毕业生的求职道路存在期望过高和雇主太严两大“拦路虎”。一方面,2020年应届生岗位的平均招聘薪资为5838元,应届生的平均期望薪资则为6139元,两者之间相差301元。另一方面,企业对求职者学历和知识能力的要求更加严苛,应届生岗位中明确要求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比例为49.5%,较2019年同期高出13个百分点。


发力稳就业


毕业生期望太高,雇主要求过严,反映毕业生的自我认知和企业需求之间存在落差。


数据显示,当下就业市场的确可以用“不景气”来描述。《2020应届生春招趋势报告》指出,截至3月31日,在春招季(2月3日以来)活跃求职的2020年应届生较2019年增加了56%,但企业对应届生的招聘需求规模同比下降22%。其中,北上广深的应届生招聘需求近三年来首次跌破三成。


为了缓解毕业生“就业难”,2月春季招聘启动以来,多地的高校、人社部门、教育部门纷纷举办“2020年大学生就业网络双选会”,为企业和毕业生搭建平台。


以北京为例,4月12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李奕表示,北京市级层面已策划安排网络双选会97场,每场平均150家用人单位参加,预计为毕业生提供就业岗位108万个。


值得注意的是,与受经济影响较大的民营企业相比,国有企业、事业单位、政府部门将在吸收毕业生就业方面发挥更大作用。3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提出扩大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基层服务项目、应征入伍等招聘招募和硕士研究生、专升本招生规模。


随后,江苏、上海、北京、湖北等多地宣布扩大今年公务员招录人数。譬如,湖北省明确表示,2020年全省公务员招录计划增加20%,选调生招录计划增加50%,事业单位招聘计划3万名以上。


王慧说,最近,学校就业辅导老师在就业信息群里鼓励大家投递国企或者准备公务员考试。不过,“进入体制内”并非易事。西安某高校雕塑专业的毕业生刘洋发现,自己这个“冷门专业”可以报考的职位类别非常少。如今,求职和毕业成为压在她身上的两座大山。


困局仍待破解


根据张成刚的调查,目前高校毕业生就业呈现出“三高一低”的特点,即深造比例高、进体制内意愿高,慢就业比例高和创业比例低。


具体来看,20%以上的毕业生考研或出国,20%希望高薪酬和稳定的工作,进入体制内;10%以上的毕业后不工作,即“慢就业”,仅有2%左右的毕业生创业,这一数字远低于主要发达国家水平。


网络双选会,让疫情期间不能返校的毕业生,在家就能参加校园招聘会。不过,让王慧有些失望的是,参加学校举办的网络双选会中,大企业很少,中小企业居多,“存在一定的心理落差”。但她仍然在网络双选会上投递了十来份简历,“目前查看的只有一家,线上招聘信息差真的太大了,很多企业仿佛只是完成任务似的参加双选会”。


周玥也有类似的感受,她说,学校举办的网络双选会,来的公司不多,甚至很多只是挂名,没有任何岗位信息,“投了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查看了简历”。


王慧曾试图让在平安财险深圳分公司工作的学长帮忙在企业内部推荐。这种“内推”的方式可以直接将简历给到相应的负责人,避免网上投简历不被查看的问题。但学长了解情况后告诉她,已经没有编制了。这让王慧感到疑惑,因为“平安产险深圳分公司的官网上是可以投递简历的”。


张成刚分析,大学生找工作难,从需求端看是产业结构调整中的短期困境,从供给端看是由于教育不足导致的知识、技能、能力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最近5年,随着信息技术快速发展,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大学生找工作难的主要原因已经从需求端转变为供给端。”张成刚认为,当下这一难题的根源在于提升本科教育质量,增加本科毕业生适应企业需求、适应社会发展的知识、技能和能力。


(应采访对象要求,周玥、王慧、刘晓、陈青、李毅、刘洋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热门楼盘